『I just born last year』的横幅挂在复仇者大厅正中。


红女巫用魔法在屋里放出一朵朵鲜红的魔法烟花。

鹰眼从不知道哪个角落嗖的射出一支箭,直直的插到了娜塔莎抛起来的金色的球上。球瞬间炸开,金色、紫色、红色、绿色的闪亮的塑料彩纸飘洒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美国队长一如既往的用着最老套的方式——满脸灿烂的笑容和一个巨大的奶油蛋糕——表达着他的祝福。

战争机器,或者说,小罗一身便装的笑眯眯的递给了他一杯冒泡的酒。他记得这应该叫做香槟。

蚁人、黑豹、猎鹰还有冬兵对于这种团体内部的热闹气氛还有点陌生。他们有点局促有点亢奋的在旁边热烈的鼓掌。虽然还他们还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最好的为这个同伴送上祝福,但是他们的表情和笑容都把他们激动的心情表露无遗。


『Go,son,enjoy yourself.』tony拍了拍他的后腰——好吧,他本来应该是想要拍他的后背的,但是vision不小心飘了起来,于是tony的手恰好落在了vision的后腰上,把他微妙的往前推了一步。


『今天所有的账单我都包了,你们随意闹腾。』tony推了推墨镜,把眼睛藏了起来。他伸手掸了掸落在他身上的彩色纸屑,动作潇洒自如,像是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

『老年人受不住你们这样熬夜啦,我先回去睡了。希望明天起来你们还没有把大厦拆了。』


tony打了个响指,friday贴心的开始播放起了『happy birthday to you』的音乐,并调暗了灯光。

热热闹闹的大合唱、带着温馨的暖黄色的光亮的蜡烛、温馨的气氛、放松的环境。自发围成了一个圈的复仇者们没有注意到那个说要回去睡觉的人坐着电梯去了地下三层而不是顶层。


不像是大厦其他地方一样灯火通明。

地下三层冷冷清清的,还需要手动开灯。暖气也似乎很久没开的样子,地下室的阴冷不论什么时候都像是能渗进骨髓一样。

tony摩挲着透着凉气的墙壁,他曾经一直不觉得这里冷。

哪怕是暴风雪的天气,这里曾经也一直是怡人的26°C。


他当时问过jarvis,26°C对他的主机们不会有点过于热了吗?

当时jarvis是怎么说的来着?

『为了您下来的时候能有合适的温度,避免您受凉,我会保证只要您在这里,这里的温度就会是26°C,湿度就会是45%RH。』


后来他并没有给friday地下三层的控制权。

这里是jarvis的领地。

那些主机是jarvis的房间。

这里的温度湿度,这里的灯光明暗,都是jarvis的权利。


谁也不能抢。


tony木木的走到离他最近的那台主机前面,眼神发直,大脑空白。

他略带僵硬的做到了地上,呆呆的把脸颊贴到了机箱外壳冷冷的金属上。

jarvis已经走了一年了吗?

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tony有时候觉得他作为tony stark的一部分已经在一年前的那个晚上把所有的情绪都消耗殆尽了。

这一年来他只不过是还在动用他的脑子,去尽到自己所为钢铁侠的职责罢了。

而他的心,在一年前就已经和那个金色的球体一起熄灭了。


tony闭上了眼睛,可是眼睛怎么还是这么酸。

皮肤接触的那部分金属已经染上了人的体温,温热了起来。

只是这种温热,没有了当年主机运行时,水冷系统带来的温热和凉爽交替的,呼吸一样的生命感。


原来你已经走了一年了。

你一周年的忌日,我陪着你,你不要孤单。


tony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他恍惚中觉得,虽然这里空气冰冷,地板坚硬,毫无人气。但是这是这一年来第一次真的放松的睡着。


梦里有着一个温暖美丽的金色的星球。他在那个星球的核心里笑的骄傲又自信。

评论(33)
热度(97)
  1. 流年春去渺旁观者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流年春去渺旁观者清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妈啊,虐到窒息QqqqqwQqqqqqqq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