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有个敏感的臀部。


非常敏感,以至于他臀部战甲的钢材的厚度仅次于脚部战甲的底部厚度。


所以当连打屁股都没法让他悔改的时候,jarvis会选择一种更加可怕的惩罚方式。


他会一把扯下tony的裤子,连着印满了甜甜圈的小内内。

然后抓紧tony的两只手腕,单膝跪在tony身后,用他热烫又湿滑的布满了人造肌肉的舌头去熨烫他的sir的不可描述的挺翘的弧形的部位。


那个部位有着臀大肌,更有分布匀称的脂肪。

所以在他用力亲吻,用唇舌拍打那个部位的时候,会形成漂亮的肉浪。

也会让他的sir惊惶的喘息。


如果这时候他把舌尖肌肉绷紧,让有力但是还带着柔软的湿滑的质感的舌尖在他的sir的不可描述的部位来回滑动,像是用他两腿间的腿部挂件这么做的时候一样,都会让sir的肌肉一阵阵的抽搐着收紧,却仍然阻挡不了饱满的肉在力的作用下陷进一个小肉坑。也阻挡不了越来越多的水痕泛着诱人的光泽挂在那里。

像是圣代球上零落的巧克力酱。


一般这种时候,他的sir就会在急促的吸气的时候发出抽泣一般的声音,眼睛快速眨动,湿漉漉的泪水沾湿了他的睫毛,把本来就迷人的大眼睛彻底化成一滩水。

一滩浓稠的糖水。


然后就会是湿漉漉带着热气的呼气,夹杂着抽泣一样的吸气。呼吸之间忍不住的呻吟和打乱节奏的喘不上气的沙哑的喉音。


他的sir的不可描述的两瓣的部位会像是被搅乱的春水一样失去节奏和矜持的绷紧放松。甚至更加不可描述的两瓣的部位之间的部位,也会在还没有被触碰到的时候就像是保护自己一样分泌出黏滑的液体。


汗水,泪水,口水,还有不可描述的水。


他的sir一定是水做的。

评论(20)
热度(105)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