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啃叉子。
而且绝对一脸痴呆,魂游天外的样子。

但是这真的不怪他。
谁让昨天他咳嗽了两下jarvis就直接把手指戳进他的嘴里量体温。

………………

其实他呆住了,但是触感这种东西不用去刻意分析,就直接的反应到了他的大脑里。
软软的,从材质上来说应该是润润的温热的感觉,但是因为实体设计的时候添加的优秀的散热系统,所以金属和碳纤维复合的骨架结构还微微透着点金属的凉意。

像是刺身,有着柔软的肉感,师傅手握的温度,和新鲜的冷感。

…………………

嘴里的叉子被含的暖呼呼的,但是金属的光滑和不高的比热容总让人有种疏离感。
Tony眼镜像是高速连拍的相机一样冲着jarvis的方向狂眨眼。
特别像是什么偷窥狂魔。

“sir,您吃好了吗?”
jarvis转身走过来,轻轻的把Tony叼了半天的叉子抽了出来,然后一脸正直的,又把手指放进了还微微张着的Tony的嘴里,“…sir您的体温还是有点高,我建议您今天不要去参加party了。等您好了,我会安排一场party补偿您的。”

“…不用了,我觉得,我应该…暂时好不了了。”Tony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

“………不会的,sir……您…”
“没事,你现在过来陪我睡觉吧。”
吃不到,暂时让我先抱着总行了吧。Tony挑了下嘴角。

评论(3)
热度(46)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