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后来的后来的…

jarvis淡金色的眉毛终于还是一根一根的掉没了。
谁让他并不具有毛发生长的功能呢。

再智能他也还是个基于金属的仿真智能机器人,也许是超级智能机器人,而不是一个草娃娃,或者自己生长菌丝的毛豆腐。

所以那天,他的Sir直勾勾的盯了他好久,然后pa的打了个响指,“我就说哪里怪怪的!jarvis你的眉毛丢了!”

Sir的手指已经老的发皱了,经年累月的工业制造工作和各种小爱好让他的手指粗糙的根本不像一个亿万富翁。那两根手指并没有像是预期的一样打出清脆响亮的声音,细微的颤抖和不再扎实的肌肉让那两根手指打滑一样的错开了四分之一个手指的宽度,最终只是发出了sha的摩擦的声音。

不过好在Tony并不在意。

他一直很能正视衰老这一过程,和他父亲相比,他已经很幸运了。况且,比起年轻时钯中毒的慌张焦虑,83%完成率的目标清单让他对于生命的流逝变得游刃有余——哪怕剩下的17%可能其他人穷尽一生也完不成1%。

所以他依旧兴致勃勃的拉开了抽屉。不过翻了半天,最后还是询问了jarvis才找到了那根荧光黄的荧光笔。

“看来老了,记性果然就不行了啊。”Tony笑嘻嘻的,一副耍宝的样子。
“我更倾向于把这形容为乱拿乱放,从不归位,Sir。而且您从13岁开始就经常找不到笔了。”
“Oh,Dear,你比我更需要一个遗忘系统。”
“No,Sir,我很好。谢谢。”

“Ok,I'm happy for ur happy. 现在过来让daddy帮你补补眉毛,要知要那种原来的纤维早就停产了,咱们的库存还被dummy全烧了。”
“well,据我的记忆,是您烧的。dummy只是负责熄灭了火焰。”

“…Mute。我真应该给你做个遗忘系统,或者阿兹海默系统。”
“…………”

看着jarvis不甘心的用摩斯码闪出N.O两个字母,Tony得意洋洋的开始用微微颤抖的手给jarvis画眉。

果不其然,那些陈年旧伤和不爱惜身体的后果全都不打折扣的在年老的时候显露了出来,Tony把手平举起来就控制不住手的颤抖了。像是狂风里的一片死死抓住枝干的叶子,完全不因为他的主观意志稳定下来。

但是,这只颤抖的手的主人是Tony,Tony stark,Tony。

所以哪怕抖若筛糠也没能阻止固执自我自大狂的Tony执着的给jarvis画好了两条眉毛。

终于满意了的Tony随手把笔往旁边一扔,然后笑眯眯的看着jarvis,“Darling,现在,给我来杯咖啡。”

“好的Sir,我这就去给您倒牛奶。”
jarvis站起身,假装听不见背后的“谁要喝牛奶啊,我要的是咖啡,你中毒了吗?还是只是单纯聋了?给daddy一杯咖啡!这才早上!咖啡!!!!~~!!!”的噪音。




对着光滑的和镜面一样的金属橱柜,jarvis一边热着牛奶,一边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扭曲的像是毛毛虫一样的眉毛,又觉得无奈,又控制不住嘴角上扬,整个cpu都在冒小花。

好吧,他早就知道他的Sir超级难缠任性又流氓了。
不就是仗着他爱他嘛。
耍赖。

反正除了他的Sir,似乎也没人注意的到他的眉毛…
所以…Sir开心就好…

开心就好。

评论(13)
热度(68)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