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无比焦躁。

他已经在一分钟之内刷开了30个网页又把它们通通关了。

而且他居然烧了开水忘了倒出来,又烧了一次倒进咖啡杯里忘了喝,最后终于又泡了一杯喝了一半才想起来柜子底下还有个咖啡机,他不该喝这个像是机油拌奶精的速溶咖啡。

Tony一把把咖啡杯砸一样的放倒了桌子上一边烦躁的用鞋底狠狠地在高脚凳的踩脚上蹭了好几下。

“Jar,还不可以让我进去实验室嘛???!!!我快要闲得崩溃了!!!你是要谋杀你世界第一聪明的daddy嘛?”Tony猫一样的抓挠着餐厅吧台的大理石桌面,又生气又委屈,两只眼睛红彤彤水汪汪。

“…Sir,您刚刚造成的小型核泄漏需要37小时清理。现在还有36小时18分钟42秒。我建议您可以去卧室休息,鉴于您已经连续工作了27小时。”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睡…”Tony瘪瘪嘴,像是一只垂头丧气的小鸭子。

“…我很抱歉,但是如果我没有把您拉出来并从实验室内部手动锁死一切泄露口的话,曼哈顿应该已经成了福岛了。不过我还是为我暂时无法离开实验室陪您睡觉感到遗憾和抱歉。”

“我知道,我知道,”Tony盯着摄像头蓝盈盈的闪烁的光点,又回头看了眼锁死的10cm厚的不锈钢门,语气沮丧,“我只是不太习惯又回到只能听到你的声音的日子罢了。”

Tony又可怜巴巴的上挑着眼睛看了眼摄像头,“我希望醒来的时候有人把我的早饭端到床头。”

“For u sir, always.”

评论(11)
热度(54)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