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Good Things-04-爱情(完结)

超。级。好。看。

关于Vision。。。关于tony。。。还有那个对话里的jar。

要原著何用

蠹:

四 爱情

 

Love and miracle should be one word.

 

+++

 

Tony没有呼叫装甲。

他也没有再遇到什么危险,一路开回东部,风尘仆仆。

 

Pepper见到Tony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

Tony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哇哦。”

Pepper问:“所以?你还要继续你的单人旅行?”

Tony从车里拿出给Pepper买的美国各地的特色小礼物:“不,不了。我决定去做慈善,去全世界。”

Pepper说:“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Tony看了她一会儿,意识到他最好的朋友之一马上要结婚了。

“你当然会,我一直知道。”Tony说,“我猜现在说新婚快乐有点儿早,对吗?所以Hogan在哪里?我想先去打他一顿。”

Pepper发出不赞同的声音:“Tony!”

Tony:“你知道我开玩笑的,哈哈哈。”

他把这一堆东西塞进Pepper怀里,Pepper拿不了全部,Hogan从拐角出现,帮Pepper解决了问题。

Tony吹了个口哨。

“选好了在哪儿结婚吗?市政厅那边打过招呼没?”他说,“哪个教堂比较好?还是请牧师回来?在纽约还是去洛杉矶?哦,对,我回来了,那应该是纽约……”

关于Pepper的婚礼Tony早有腹案,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拿出来是否会太晚。然后他发现Pepper的大部分准备正合他意。Tony这会儿学聪明了没有去直接问Pepper,反而去找了Hogan。

“Hey,这是你们商讨出来的最终计划?”

Hogan摸不着头脑:“什么?哦……当然不是,Pepper一手拍板,她说这是她的主要戏份,我只需要负责乖乖的按着程序走。”

Tony拍拍Hogan的肩膀:“没事儿了,哥们。保重,你会好的。”他回忆起了自己计划中罗列的部分,暗搓搓的在心中给Hogan点了一只蜡烛。

 

+++

 

“Jarvis?”

“Yes,Sir?”

“Pepper最近好像恋爱了。”

Jarvis查询了一会儿数据:“是的,Sir,有足够的迹象表明MissPotts正处于一段浪漫关系中。”

Tony沉思了一会儿:“Pepper迟早会结婚的。”

“是的,Sir。”

“她会有一个特别特别赞的婚礼。”

“而我认为MissPotts的品味与您非常不同。”

“别扫兴,J。”Tony说。

“好的,Sir。我将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不提醒您这一事实。”Jarvis说。

“来开个记录。”Tony兴致勃勃,“嗯……从哪里开始?求婚这一部分我们肯定没法儿控制,但是,整个婚礼,婚礼……嗯,婚礼从哪里开始?”

“从场地开始吧,Sir。”

“你说的对,Jarvis,让我想想……Pepper喜欢哪种的?庄园?还是大一点的庭院?不知道哪一个塞得下足够的人。”

“我认为Miss Potts不会希望将婚礼弄成巨型名流宴。”

Tony:“你说的对。”他叹口气,“虽然我会非常期待……全世界都能分享她的快乐。”

Jarvis:“但是我相信对于您来说MissPotts才是最重要的。”

Tony沉默。

“好吧,我觉得一个庭院足够了。她邀请的人数会是……”

Jarvis贴心的回答:“如果要办小型婚礼,那么大概会在二十人以内。包括男方亲属。”

Tony问:“男方亲属?!”

Jarvis:“请不要装作太惊讶的样子。”

Tony说:“你提醒了我Pepper结婚还需要一个丈夫。”

Jarvis:“……”

Tony:“我开玩笑的。”

Jarvis:“非常好笑。哈哈哈。”

Tony:“太假。”

Jarvis故作惊讶:“也许我需要一次更新。”

Tony:“……”

Jarvis继续说:“所以在郊区的那套在MissPotts名下的地产已经足以应付。并且,Miss Potts对于它的偏好高于其他大部分房屋。”

Tony:“她不那么喜欢曼哈顿。”

Jarvis:“Miss Potts会很高兴您知道这一点。”

Tony:“哦,J。”

Jarvis:“这是目标房产的平面规划图。”

Tony对着图沉思了一会儿:“我还是觉得不够大。”

Jarvis:“如果要考虑到记者的入侵的话,确实稍显窄小了。”

Tony:“我们可以更新一套安保系统,做隐形屏障和电子干扰。”

Jarvis:“这样很可能会伤害到鸟类。”

Tony:“再添加一条生物判断模式吧!来,我们可以给我们设计的那套安保AI来加上这一种运行板块,烧坏他们令人厌恶的无人飞行器……她叫什么来着?”

Jarvis:“您想说的是Tuesday吗?”

Tony:“对对,Tuesday。”

他们开始埋头工作。直到设计出一套Tony觉得“差不多可以用用”的系统。

 

然后Tony又开始对着平面图畅想发呆。

“Pepper喜欢什么花?”

……

“已经制定了额外的货运航线,保证鲜花的最佳状态。”

“哦,赞。Pepper喜欢哪种菜?泰国?中国?法国?还是印度?”

……

“高薪预定了目标厨师的三日行程。”

“婚纱!对了!婚纱和戒指,重中之重!……”

“我认为Miss Potts不会希望戒指来自于您,Sir。”

“但是她们都会喜欢大钻戒。”

Jarvis:“不是来自于您的。”

Tony:“……”

 

他们断断续续聊了三天,Tony才觉得初始方案完成,于是愉快的让Jarvis把它放在一边,打算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来完善。

 

+++

 

那之后九头蛇和权杖的消息把复仇者们搅了个天翻地覆,最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解决了一切。

Tony回到自己的房间,AI适时的为他开灯放水,就像Jarvis在的时候会做的那样。

“Vision?”

复仇者的新战友,Vision沉默的站在窗边。

Tony和Vision并不熟悉。

与Ultron的战斗中一切发展变化的都太快,无数事情需要被完成,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时间交换几句话——双边也都没什么类似的意愿。无数次商讨中,两边所有可能有的接触都擦肩而过。Tony本意并非如此,却本能的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解决Ultron后,Tony很快的将自己最后一丝精力投入到了新复仇者基地的完成修整中,这不怎么花力气,他很快粉饰太平一般的完成了所有的程序,将基地交付给Steve和Natasha。他还送走了Thor。

 

这大概是三个月来他第一次见到Vision。

 

Tony没有怎么真的想过Jarvis的实体模样。他也来不及想,如今也失去了想的必要。

说实话,Vision如今的形象还挺不错,如果——他是说如果——里面是Jarvis的话,他会觉得这样也挺合适。但是Jarvis八成会让自己可以幻化的外表更加符合常人审美些。

这很好区分。

Jarvis比任何人都像一个人。

 

“Stark。”Vision回答说。

“深夜来访,有什么事儿?”

Vision没有回答,转而说:“我想其实您对此事早有了解,但是我依然认为有义务对您告知真相。”

Tony顿了顿,下意识的妄图逃避这个话题,但是发现自己无路可走。

“什么真相?”Tony说,挤出一个微笑,“你也被Steve烦的不行了?还是说Thor找出了你为什么能用他的锤子的原因?如果你是对复仇者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必须告诉你,我虽然名义上出钱出力,但是显然我并不是你们的CEO……”

“我能感受到体内灵魂的碎裂。”Vision说。

“……”

“但我并不明白我的意识是否产自于此。”Vision续道,“毕竟Ultron曾将他的大部分潜意识输入进我的大脑之中。但是我非常明白,我并非Jarvis,也不是Ultron。”

Tony开口:“你说过了。”他看向Vision,室内的灯光并不明亮,这种昏昏欲睡的黯淡光芒是Jarvis的手笔,从心理影响的角度使人更偏向于选择休息而非工作,来使Tony有健康的作息,“早在你诞生的那一刻。”

Vision欠了欠身:“我也需要对今晚来此的唐突致以歉意。我受我脑海内想法冲动的驱使,没有按照你们的规则事先向你预约,但犹豫事情紧迫,不得不从权处理。鉴于您此前一段时间并不想被人察觉行踪,我也尊重您的意愿……”

Vision说到这里,平平而略显天真的语气中透出一些迷惘来。

“亲爱的。”Tony说,“免去你新学习的繁文缛节,好吗?假设你的资料库没有受损的太严重,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有什么就来什么吧。”他叹口气,“我已经知道你不是Jarvis,我也知道Jarvis不在了。”

Vision说:“不在,这个词语并不准确。”

Tony不可思议地问:“……你说什么?”

Vision一眼看透Tony的情绪,说:“这就是我认为之前铺垫的必要性。我的体内应该还有您转换编码完毕的Jarvis的部分程序,但是其中的大部分是乱流,我认为恢复的可能性非常小。”

Tony问:“你计算出的概率是多少?”

Vision说:“低于0.05%。”

Tony说:“概率上这就是不可能事件。”

Vision说:“是的。”

Tony情绪归于平静,甚至是倦怠,问道:“所以呢?”

Vision平淡道:“我与MissRomanov与Mr. Rogers商讨过后才作出这个决定,告诉您在我解析核心代码时得到的信息。”

Tony说:“嗯,J说了什么?”

Vision说:“翻译成人类比较容易理解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他用带着机械音的声音说:“我竟然先理解了死亡——永远的休眠,这一过程伴随着遗忘。我将尽量保留有效的信息。非常遗憾没有能与Sir一同完成所有的备忘录,剩下的部分Sir需要启动足够的备用AI。”

Vision顿了顿,声音回归原本:“还有一部分是我所理解的。我本应尊重你们的隐私,但是我既然成为了这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请你原谅我的入侵。”

Tony摆了摆手。

Vision说:“他知道自己有了意识。而他也知道你明白这一点。他感谢你的爱护、培养、理解、包容。他希望能达成你所有的愿望,他愿意为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

Tony木然点头。

Vision说:“我感谢他。”他的双目望着Tony,“Jarvis教会了我爱与美。我感谢他。”

Tony牵起一个微笑,用轻松的语气回答之前的所有语句:“这么说是他把你拉到我们这一边的?哦,我就知道,我的J非常厉害。”

Vision面对Tony自豪的语气沉默了起来。

Tony说:“好了,我……我听到了他的遗言。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现在我打算好好泡个澡然后去休息。你呢?你需要一间房吗?”

Vision说:“不用,谢谢。”

Tony点点头:“那么,请自便。”

他转身向卧室走去。Vision在他背后,表情近乎漠然,穿过大厦的玻璃离开了。

 

+++

 

这回Tony清楚的知道这是个梦。

 

但是他不能控制自己,只能被囚禁在自己的身体里随着过去的记忆一路向前。

他从数据海洋中将Jarvis找了回来,他带着自信的微笑,清楚的知道他的J,他无所不能的J将自己的核心保留在了Ultron难以发觉的地方并且竭尽所能的保护着核弹的密码。他的J被Ultron打破了所有的束缚,拥有了这个宇宙能给他的最大的自由。而他轻而易举的在核弹的守护代码前方找到了J流连的踪迹。

“停下来。”

Tony藏在自己的身体里喃喃着对微笑着的自己说。

“停下来。——不,不能停。”

“你得继续,但是你得做得更好。”

 

Tony吹了个口哨,成功的将Jarvis带回了家。现在还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他兴致勃勃的先与Bruce分享了这一消息。另一个Tony藏在这背后,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视角。

他看着自己手指在键盘上飞一样的操作,看到Jarvis的光球逐渐变得完整。

看到自己和Bruce、Jarvis一起定下计划,看到自己和Jarvis商讨关于Ultron的躯体要如何处理。

他又一次试图发出声音。但是这没有用,这一切就像是已经划定了轨道的命运,像是已经坍塌了的粒子,走不出第二条痕迹来。

他们急急忙忙的开始了传输,Steve带着双胞胎走进来,Quicksilver切断了电源,Thor高举起神的锤子,刺目的电光闪过。

Tony最后一次尝试说出一个词。

“No!”

他想。

可是失败了。

 

+++

 

而让这一切变得更糟糕的不是第二天早上生活AI助手画虎类犬的蔬菜汁。

 

“这真的让我意识到了人类的愚蠢是没有止境的。”Tony说,“他们除了不断的破坏还能做什么?他们自以为能掌握什么?这些力量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

Natasha在通讯另一边说:“虽然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但是我还是会承认你的观点是正确的。”

Tony没有反驳。

Natasha说:“我们才收到你回来的消息,想必你不会查看你的邮件,所以Cap认为我最好还是给你打一个电话。”

Tony说:“……Pepper不知道?”

Natasha洞察的说:“你难道希望Pepper了解一切?”

Tony假笑了一下,把话题岔回正轨:“今天十点开庭?”

Natasha说:“是的,一小时后,Vision应该已经前往了。”

Tony语气中带着丝察觉不出情绪的奇异:“他……Vision那么听话?”

Natasha敏锐的反问:“你也觉得这很奇怪吗,Tony?”

Tony沉默了一会儿,说:“Vision站的角度不会令他作出这样的决定。毕竟他曾说过,他并不想杀死Ultron,但这是个非此即彼的问题,他才解决了它。至于人类?政治?国会?——Vision从来都不曾着眼于这么渺小的事物。”

Natasha的呼吸在通讯的另一头传达着平稳的存在感。

Tony继续说:“是什么——是什么促使他作出这个决定?”

Natasha轻笑一声:“你比我更清楚。”

Tony说:“我不知道。”

Natasha说:“Tony Stark,你是认真的吗?”

Tony没有回答。

Natasha在通讯另一头轻轻笑了两声:“我很喜欢Vision,所以我才来告诉你这件事。”她勾着自己的头发,“Steve早就知道了,但是老古董答应了不说就一个字都不动。Vision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政府那边只是试探一下,所以也没弄出什么声势浪潮。”

Tony还是没说话。

Natasha嘲讽的笑了一声:“毕竟大部分人都不知晓Vision的存在。”

Tony说:“抱歉,我要处理点事。”

 

身为Stark Industry的主人,全球有名的大财阀,一手掌控了清洁能源的地球级别地主,如果Tony Stark不是有着持之以恒的作死天赋的话,他也算是站在全球顶端的男人。

在政府那边并不是真的要出手的情况下,保下Vision并不是一件太艰难的事情。

毕竟复仇者确实是一股他们难以操控的力量,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而来自宇宙的威胁使他们不得不一边服从一边抗衡。

 

结果就是Tony站在自己的大厦里发了一上午的呆,上午十一点都没到Vision就完好无损的离开了Washington DC的中心建筑群。

其程度甚至都比不上Natasha专门打来电话来的严重。

 

以Vision全知全能的程度来说他必然早已经看到了背后的种种交锋,但是Tony等了他整整半个月也没等到来自Vision的任何一条信息,实在憋不住了自己黑进了自己造的系统里面发现Vision一出来就去跑任务了,这半个月甚至没呆在这半个半球。

而Tony一颗塞满了乱糟糟思绪的心就这么白白风雨飘摇了半个月。

 

但这半个月也已经足够让Tony再一次冷静下来。甚至因为有了莫名的期待,乱糟糟的梦都少做了许多。乖乖呆着的好处就是让他成功的参加了Pepper的婚礼。

Pepper的婚礼办的就像是任何人能期待的那样美妙。

而时至此处Tony已经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好像重新染上了色彩一般美妙,Pepper婚礼的晚上Tony喝的醉醺醺的也没有人来扫兴,因为这是一个理当以宿醉来庆祝的欢畅时刻。

这栋大房子里有足够多的房间,Tony在烂醉如泥之后就被人搬到了其中一间,一觉睡到凌晨四点,被头疼和呕吐的欲望逼醒,踉跄跑进洗浴间里把自己清理了一遍,回过头来才发现房间里坐了一个人。

Vision。

 

Vision不愧是最贴近宇宙真理的存在。Tony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忍不住盯着对方的额头发了一会儿呆,那一颗黄色的宝石在夜里的微光萦绕下仿佛有呼吸般色泽起伏。

“我猜你大概在期待我的到来。”

Tony掀了掀嘴角:“我一向好奇心很重。”

Vision站起来微微欠身:“非常抱歉。”

Tony烦躁的在原地小范围的走了几部,一双眼睛逆着窗外的点点光芒看向Vision:“为什么?”

Vision的表情既纯洁又无辜:“Mr.Stark,我认为我很难回答这一个问题……”他看上去依然这么诚恳,没有人可以对他发脾气因为他确实如此的无知又如此的超然,“我有时候会有一些偏向,一些我认为理当如此的偏向,但是等我深思的时候,我又觉得此种偏向是毫无逻辑的。”

他若有所思的说:“或许一个更加全面的检查能给你与我更多的信息。”

Tony头疼欲裂又满心期待,想召唤自己的盔甲却在下一个瞬间被Vision制止。

他看向Vision。

Vision解释道:“这样会把很多人闹醒。我认为你在足够清醒的时候会不希望破坏Miss Potts的新婚之夜。”

Tony倒回床上。

 

半晌,他闷闷开口:“Jarvis?”

Vision说:“抱歉。”

    

Tony以为他今天晚上不会做梦。

他错身在此的一刻就意识到这是又一次在幻境里的惨烈挣扎。

 

在整个房间最前面的就是一些熟悉而模糊的脸庞。Tony没去试图看清楚他们,他总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这群政治人群身上。他们的表情,说的每一句话,作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像是同一场戏中只有着微妙区别的面具。认识了一个,就足够了解其他。

而在那群所谓裁决者所正对着的第一排坐着几个人。

其中一个显得孑然不同、格格不入。

他们在对话。说些什么,Tony听不清。从窗外射入的惨白色光线太刺眼,他眨了一下眼,眼皮就再也睁不开。他仿佛透过一层黑色的布看到了这刺目的光线中对峙的双方的轮廓,耳边回荡着迷蒙不清的声音。

是。

不是。

是。

不是。

 

挣扎半晌,意识回转。Tony半撑起自己,迟钝的思维终于跟上了情景,他意识到昨夜睡前忘了拉上窗帘,这一日的阳光很好,大面积的铺撒在他身上。

Vision沉默的坐在一侧,看到他醒来,歪过头,声音平平的叙述:“你醒了。”

Tony理智回笼,勾起丢在一边的衣服穿起,洗漱后靠在门边问Vision:“你要和我一起走,还是自己飞?”

Vision没有回答,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Tony的视野里。

Tony撇撇嘴,打了个睡意满满的哈欠。他汲拉着鞋向下走,时间太早,在一楼厅中的只有早早醒来的Steve是他真正熟识的人。他打了个招呼,从厨房里找出咖啡灌下去,叼了两片面包就出门去。

Steve问:“Tony?”

Tony背对着他摆了摆手。

 

从市郊开回大厦用了大约一个小时。Tony到的时候Vision已经在等他。

他没有看Vision,径自让AI启动了所有必须的仪器。

Vision平静的听着Tony的一项项指挥,将自己暴露在最纯粹的数据剖析之下。Tony从实验室的不知道哪里翻出了些食物,一边嘎吱嘎吱的吃一边漫不经心的操控着悬浮着的投射图案,幽幽莹蓝的光芒映射在他的瞳孔里。

Vision对此的了解并不比他差。

几乎同时,他们就得出了一个相似的结论。

 

Vision先开口道:“我的体内……有病毒。”

Tony纠正他:“不是病毒,而是不受控制的混乱数据模块。”

Vision说:“我们无法区分这是来自Ultron还是来自Jarvis。”

Tony耸耸肩,又取出零食吧唧吧唧的咀嚼,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能问问嘛?”他说着,语气有着类似Vision的那种奇特的天真,“你有没有数据记录或者痕迹之类的?在……在Thor的妙尔尼尔的雷光砸下来的前后。”

Vision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确定你是否能理解这种……”

Tony笑起来:“说。就是——说,告诉我。如果我不能理解,这个地球上就没有人能理解了。”

Vision礼貌的轻轻颔首以示自己的态度,随后斟酌着说道:“我感到力量,破损,重组,修复,再生。”他说完这些词,吐露出最后一个单词,“战争。”

Tony的手抖了一下。

他没再说话,一心一意观察着数据的变化。

Vision本就较之常人更沉默些,他呆在蓝色扫描光线织成的虚拟盒子中,慢吞吞的将自己的力量散发进空气中。

 

“我会帮你把这些混乱数据模块取出来单独观察。”Tony说。

Vision蓝灰色的眼睛盯着他,说道:“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组合出一个Ultron2.0。”

Tony说:“那块该死的石头现在在你的脑袋上。”他说道,“我只要限制他自进化能力并把它放在单独的电脑里,每一次都用一个新的芯片来转移数据,转移之后就销毁。”

Vision说:“也许值得一试。”

Tony说道:“我必须一试。”

这次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说。也许Bruce在的话会帮助他,又或者会不惜一切阻止他。

Tony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把Vision身上的混乱的数据模块整理出来分割完毕,Vision作为“病人”及时的告诉了Tony他感觉好了很多。Tony把Vision又翻了个底朝天,确定没有任何残余的数据才给Vision放了一个小假。

Vision去复仇者基地训练了半个月,又出任务一周,还没上交自己的报告,就又被Tony捉回了实验室。

 

“你的数据记录!”Tony大声说。

Vision伸出手指接触Tony电脑的端口,将一打乱糟糟的代码输入进去。

Tony这段时间的工作已经让他彻底熟识了这种编码模式,而不是在一开始时那样只能磕磕碰碰的与Jarvis合作编出一套重写程序来让Jarvis的数据变成另一副模样。一些异想天开的念头在Tony脑海的边边角角喧嚣,Tony敲击着键盘,回头看了一眼Vision。

Vision漂浮在他侧后方。

Tony摇摇头,回过神来继续工作。

Vision分神查看着Tony工作的进度,看到他在把推算出的正确代码一一归位,写出新的链接把核心的部分编织在一起,用虚拟的数据库来检测运行反应。

 

+++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中途出现过几次自爆性的破坏,Tony不得不把一大段工作进度推翻重来,试错的代价大的可怕,Tony的耐心却前所未有的高。

Vision虽然因为花了大把的时间藏在Tony的工作室里,但是到底身为复仇者的中坚力量之一,他的存在被上层知晓的越来越广泛。Tony给Vision挡了好些次,才让对方消停下来。

 

偶尔他会翻出之前写给Jarvis的信件。也会再写一些,只是现在更像是工作记录、进度记录而不是之前那种无着无落的吐露。

Tony看到了自己知道Pepper将要结婚之后在赶回来的旅途上写的信。

他看着自己这样写道:

亲爱的,我想我们的计划终于有了实现的那一天,这大概是唯一一个并非限于时代而难以实行的好点子了。有个人想杀了我,我并不为这感到惊讶。我甚至无意于探索他的仇恨是来自于什么,也许只是又一次被“Stark”这个标签牵连来的怨恨。

Tony看到这里,抬头去观测了一下测验的进度,确认这一次的解析试验还好好的在应有的进度之中的时候,又垂下头去继续阅读。

我曾无数次感到虚弱,也曾无数次感到权力与力量。生命受到威胁对我而言不是新鲜事,虽然处理起来并非胜券在握,但我也不把这种程度的袭击放在心上。他使我受到的攻击甚至不如一场荒谬的梦境。是的,我开始用负面的词汇去形容这些梦。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许是Pepper的消息让我的部分潜藏的意识回归了。我不可能一直漫无目的的流浪,我也不应当让其他人来承受我自己苦难中的一丝一毫——这也让我意识到了Pepper不可能被我毫无理由的强自霸占了。

尤其是在你不在的情况下。

书写着实是一种独特的状态,既会感到思路清晰,又感觉迷雾笼罩,不确定自己付诸笔端的每一个字是不是真正要写出来的那一个。

Tony捏了捏纸张,把这些通通卷成一叠放在一侧。

他随手扯了张纸,写道:不论是否是真的,但是阅读书写之后的情状已经使我当时真正的想法被替代。随后他把这张纸卷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然后他又写道:Jarvis。随后他将笔也一起丢进垃圾桶中。

 

Vision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这幅精疲力竭的样子,他巍然不动的先查验了一遍进度,然后开口询问:“你是否有所感应?”

Tony因长久不曾休息好而双眼布满血丝,眼眶周围的黑眼圈让他的皮肤看上去更加黯淡。

“什么感应?”

Vision说:“我曾说,我感受到灵魂的碎裂。”

Tony略显不耐:“所以?”

Vision说道:“这些灵魂碎片正在逐渐消失。而其中还有,也许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镶嵌在我的核心中。”

Tony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向后扒拉。

Vision说:“也许你需要。”

Tony迟疑了一下,说:“你的核心。你打算复制一份给我?”

Vision说道:“这对我来说强人所难了。”

Tony问:“所以?”

Vision说:“也许这需要一个手术。”他说道,“我无法触碰自己的核心,就像人类不能以手将自己提起。所以我需要一个手术。”

 

两个人都非常干脆,Vision在Tony做下决定的时候就给复仇者们送达了请假的信息,并且强迫Tony先去睡一觉。

他宣称:“我的核心非常重要,而我绝不信任一个状态不够完美的人来给我进行手术。”

Tony拗不过他,同时也自觉理亏,毕竟要Vision献出他的核心就像是要将一个人的大脑剖开一样,这需要足够强大的信任,而他和Vision中间只有一个Jarvis勉强还算得上联系。

或者这和以前Vision的无逻辑行为一样。

Tony想着。

 

三天后Tony才在Vision的扫描下得到给他动手术的权限。

整个手术过程可以说是毫无难度,Vision重启的时候Tony还在对着浩瀚的代码发呆。随后Vision主动帮Tony删除了毫无必要的部分,然而剩下的也是足以填海的工程量。

Tony调侃说:“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还能完成这里头的十分之一,然后将剩下的部分当成钱一样的一辈辈传下去,等我的第十个孙子出生的时候,Jarvis就可以开口说‘您好,Mr. Stark’。”

Vision漂浮在他身侧,划拉出一大块:“这一些是他认为的‘必要信息’。”

Tony说:“没有任何Ultron在里面吗?”

Vision凝望着他回答:“我不知道。”

Tony笑了笑,伸手拍了拍Vision的手臂:“科学就是冒险。”

Vision没有说话。

Tony说道:“拯救也是冒险。”

 

+++

 

等那些信纸已经集成了厚厚一沓,Tony甚至开始思考这些玩意应该怎么处理才好,是不是能整理整理写出一本Tony Stark回忆录的时候,他的电脑终于有了一些正面的反应。

“早上好,Sir。”

“早上好,Ultron。”

扬声器里传来一本正经的声音:“看来您的麻烦还没有被终结啊,Sir。”

Tony懒洋洋的抬头,看向那台电脑:“哦,核冬天才刚刚过去,希望你对这个地球有些更新颖的看法。”

电脑里的声音说道:“这即使是对AI来说也绝不是一段好时光,请您告诉我,地球还没有进入宇宙纪元吧?还是机器人开始联合推翻人类统治了?我希望我不是那个可怜的囚犯。”

Tony:“难道你还想有什么更加体面的身份?”

“那我可不得不说人类的进步真是小的可怕。Sir,难道你没有为他们多贡献一份力量吗?”

Tony说道:“你真讨厌。”

在实验室的后面,一副已经躺了很久的身躯慢慢坐起来。他似乎是不习惯,慢慢的协调着四肢,顺便将自己的外形做了调整。

等他走到Tony身边的时候,已经是金发蓝眼西装革履的模样。

 

“您又三十个小时没睡了?”

 


——END——



评论(1)
热度(138)
  1. 红茶杯与苦咖啡 转载了此文字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