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里个人形象的单面性

………有时候取关可能是因为爬墙了………不管是自己爬墙了还是大大爬墙了………无关能不能做盆友啊,只是,爬墙了

DaseinPhaos:


你有没有取消关注过别人?或者说在互粉某位同学之后又将TA屏蔽?
你有没有在掉粉之后暗自伤心,却又想不清楚为什么会被取消关注?

刚刚跟朋友扯网络信息传播的非对称性时脑海里闪过一些念头,它们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看开上面这些问题。

首先,咱们为什么关注一个人?因为这人吸引了我们。画师作画,段子手讲段子;我们觉得他们有趣,就点下了那个绿色的加号。
其次,咱们为什么取关一个人?因为这人让我们觉得无聊,低俗或者幼稚。上一个被我取关的人是王小山,因为我搞不懂他为什么一直纠缠着冯绍峰叫韩寒岳父这点不放。这事儿对不对另说,老让我看这么无聊的东西,不取关你取关谁?
结合上述两点,稍微想想就会察觉出蹊跷。先前觉得他们有趣,关注了他们的人正是我们自己;为什么过了几天我们就又觉得他们无聊想让他们滚了?
是和感情一样因为时间久了激情褪去人心变了所以分手吗?
我看不尽然。关键其实在于,社交网络中人的形象是单面的。

拿日常生活做对比。
正上课,斜前方扎小马尾的女生在记笔记的间隙昂起头微微眯起眼睛看向黑板想弄清楚老师刚刚写了什么。初夏的阳光透过窗户和窗户外面的翠绿斑驳在她乌黑的头发和洁白的后颈上。你觉得她很美,爱上了她。
于是,每上学时,你的目光总是飘向她,为她的美丽陶醉。你欣赏她一笔一划写字的样子。你欣赏她扎起的小马尾一晃一晃的样子。你欣赏她放下头发之后如同两仪式最温柔的时候一般的样子。
生活正因为这样的注视而显得美好。当然,你并不会刻意走去搭讪,因为你的爱如同洒在她身上的阳光一样是浅的,微风一般的。每天能这样看上她几眼就足够,走过去搭讪的机会成本更大:你不仅得鼓起勇气说话,还极有可能正冒着劈腿的风险。
不出意外的话,日常生活中你和这位扎着小马尾的女同学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倘若这一切发生在微博上,故事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你喜欢这位女同学的上述种种,只需要轻轻点一下关注,便能一直看下去。多么方便啊,机会成本简直是零。你毫不犹豫地点了关注。
没过几天,你发现自己微博首页上充满了大长腿和一米六:她不仅哈韩,而且还喜欢看小时代。两者你都无法忍受,即使她那洁白的后颈也不能再让你觉得她美了。你又取关了她。你们从此精神分手,再别谈什么阳光,什么长发。
你看,社交网络的悲剧正在于此:关注了一个微博便是关注了它的全部。你仅仅是因为想看她美丽的背影,微博便让你同时承受她每天喊偶吧,每晚玛丽苏。
试想一下,假如在大学里你为了听你的经济学老师讲solow模型便不得不一并观看他跟他老婆在床头吵架,你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老师自己还不愿意呢。
但是这正是在微博上发生的事情。关注这一行为将你单方面地同关注客体的一切联系了起来。而这个客体,作为一个人,会将他的种种不同面投影到微博这个单面上。有些面他并不是有意要给你看的,但它们的投影你得照单全收。他可能这么做而不自知,但你已经从他那闻道了以前闻不到的体臭。该怎么办?

并不是每个人都该与彼此隔这么近。特别是年轻人们,我们还没认全自己的所有面,不甚了解该如何处理面与面之间的关系,如何收起这一面,展示那一面。这样的我们,对着一面会散射的镜子,把我们的全部(诉诸文字图片方式的全部)暴露给了彼此。
翻翻你自己以往的微博便能自忖一下自己在这面镜子里是什么样子。有些地方连你自己都会觉得畸形无聊,更何况透着镜子看你的其他人呢。

社交网络是对我们的一项考验。想要继续刷屏而不破坏潜在的美好关系,你我可能都需要一个只有僵尸粉的小号。

评论
热度(77)
©旁观者清 | Powered by LOFTER